学习卫生部长答记者问

大国卫生人才培养之道

时间:2016-12-14 14:39:17来源:中国医院院长作者:唐超
北京大学医学社会学与医学人类学教研室开展了《大国卫生系列教育教学一体化》工作。

习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提出“因事而化、因时而进、因势而新” 把中央大卫生、大健康、人才培养的要求落实好,为国家、为社会培养符合“卫生国情和全球健康”标准的优秀人才、健康领域专家学者和卫生及相关部门负责人是高校的使命和职责所在。北京大学医学社会学与医学人类学教研室开展了《大国卫生系列教育教学一体化》工作。我们将从北大学子视角陆续报道《大国卫生人才培养之道》,促进大国卫生人才培养教学和科研交流。


从2003年秋季学期以来,北京大学的“国际卫生与卫生国情概论”本科生通选课和历届医学社会学专业博士后、博士、硕士教学指导会议上,主讲教师王红漫教授都完整播放“2003年4月20日就非典型性肺炎疫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视频,展示在此发布会上,临危受命的时任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答记者问的情况,并进一步讲解如何做到“人格暨国格、国格暨人格”的境界。


对于此教学活动的选材原因和的教学目的,王红漫教授指出:“答中外记者问最能体现一个人的知识储备水平和临场应变能力,且有别于一般回答问题。面对中外记者尖锐、突兀的问题,如果回答失误,损害的不是个人的人格,而是国家的国格。因此,‘答中外记者问’是良好的教学材料。开展此类教学活动的目的,是通过分析广受好评的答记者问案例中的技巧与策略,引导学生主动加强知识与能力的储备,领会党在选用干部上精到之处,体会‘卫生之道在卫生之内,更在卫生之外’(《大国卫生之道》人民大学出版社),培养符合‘卫生国情和全球健康’标准的优秀人才、健康领域专家学者和卫生及相关部门负责人”
王红漫教授还表示 “此项教学是其《大国卫生系列教育教学一体化》主要内容之一;除此活动外,还要求学生们阅读北医老校长王德炳教授的回忆录《我在北医五十年》,以北医为窗口,了解我国高等医学教育发展历程;学习东西方国家卫生制度以及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卫生政策变迁,从宏观的社会政治背景看待大国卫生治理;学习中央文件、政府工作报告、WHO报告、观看陈冯富珍、屠呦呦等发言视频;精读国学经典和世界名著等(详见《“医”步亦曲》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带领学生学习社会学和卫生健康领域基本知识、基础理论、传播技巧,培养学生的卫生内政和外交素养。”


以下是几位学生学习了“2003年4月20日就非典型性肺炎疫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视频后的心得感受:


一、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候选人、北京大学医学部教工尹宇孚:


博士研究生入学后的专业学习上,导师王红漫教授以“人格即国格——学习卫生部长如何答记者问”为专题讲授《大国卫生》。


2003年4月20日下午3点,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关于“非典”疫情的新闻发布会。卫生部的一张新面孔首次披露北京“非典”疫情的真实数据,他就是当天上午刚被任命为卫生部党组书记、常务副部长。此前,他是国务院副秘书长,曾从事过将近30年财政工作。会上他向记者通报了全国内地最新的疫情情况。“截至4月18日,全国累计报告非典型肺炎病例1807例”,同时讲了北京的情况,“按最新统计,北京共确诊非典型肺炎339例”等内容。


通过视频的学习和导师讲解,深刻的体会到:思路缜密是答记者问的抵挡“盾牌”。针对北京患者人数有大幅度上升,高强部长做了三点解释:“第一,非典型肺炎是一场突如其来的严重灾害,又是一种人类至今尚未完全认识的疑难病症,诊断比较困难,从收治到确诊需要一个过程。”“第二,北京地区二级以上的医院有175家,其中,北京市的市、区、县属医院131家,卫生部、教育部所属医院14家,军队、武警所属医院16家,各行业所属医院14家。这些医院彼此之间缺乏有效联系,也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信息互不沟通,资源不能整合。”“第三,从工作上讲,卫生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准备不足,防疫体系比较薄弱,当非典型肺炎疫情出现后,没有及时对全国的疫情制订统一的收集、汇总、报告制度,要求不明确,指导不得力。”高强部长的语言一直具有独特的吸引力,其讲话不仅令国内民众为之动容,甚至连国外记者也很赞叹,坦诚睿智,情动云天。


逻辑合理是答记者问的智慧“火花”。“5天以前,卫生部公布北京确诊病人是37人,现在是339人,增加了302人。但这302人绝不是在这5天内出现的病人,而可能是10天以前、20天以前已经发病了,住在某一个医院里,但是并没有发现。现在把过去没有发现的病例找出来,如实地向大家报告,这是中国疫情统计制度的一个进步。” 我国在面对“非典”的暴发,卫生防御、保障体系受到严重挑战,外界对中国政府的能力严重怀疑,高强部长临危受命,代表我国政府表现出实事求是、不卑不亢、坦诚面对的态度,思路清晰、简明扼要、通过真实数据回答中外记者提出的热点问题。


旗帜鲜明是答记者问的思想“灯塔”。高强表示,“国务院决定,从明天开始,将原来五天公布一次改为每天公布一次;公布的数字既包括确诊病人数字,又包括疑似病人数字,以引起各级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对防疫工作的重视,共同努力,控制疫情。”从2003年4月26日到6月24日,通报疫情变为电视直播,这60天的每天下午4点,都由中央电视台直播卫生部“每日疫情通报”。


诚实守信是答记者问的基础“条件”。此次新闻发布会以真实准确的数据击败了社会上的“流言”,而“每天公布一次”数据的承诺让人们有理由相信党中央、国务院对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极为重视,对公布疫情是坦诚的,对广大人民群众是负责的。政府既是社会信用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和维护者,也是公共信用的示范者。如果政府不讲诚信,会导致社会主体人人自危,社会风气败坏,公共政策无法有效执行,管理效率下降,经济发展活力受阻。作为行政主体的政府,在行使职权、管理国家事务及社会公共事务中要信守对公众的承诺,履行对公众的责任,其实质就是政府的公权力取信于民。


二、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候选人李聿淼:


在北京大学开设的“国际卫生与卫生国情概论”本科生通选课上,我们初步学习了“2003年4月20日就非典型性肺炎疫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视频,今年9月、10月医学/健康社会学学科组研究生集体学习指导会中,王红漫老师就此予以进一步点拨。时任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临危受命,面对中外记者提问,不失国格人格。例如,美国CBS记者提问“尽管中国宣布SARS疫情稳中有降,但仍有人认为,中国还存在漏报或瞒报疫情的现象”。部长首先回答“传染病是瞒不住的”,引导记者“不能只从数字上看问题,数字一增加就说失去控制,数字一下降就说不真实”,从而对“漏报瞒报”的说法予以有力回击。其后,高强部长认为“要看中国政府的预防控制措施是否有力”、“要看医院的状况”、“要看整个北京社会的氛围”,并结合统计数据进行了论证。本次答记者问在英文、日文网站都有肯定性报道。

(源网址:http://www.science.gov/topicpages/m/measurements+provide+insight.html)(源网址:http://www.peopleschina.com/maindoc/html/200306/zhuan18.htm)[意:中国卫生部长高强先生:中国政府是把人民的生命、人民的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源网址:http://www.nicchu.com/a105/article.php?article=164),于危机公关中维护了国家形象。


三、北京大学研究生:晓蕊(12级直博生) 扶摇(14级博士生) 秋榕(16级硕士生):


经过本科和研究生阶段两次学习,从严防非典流行答记者问,我们收获颇丰:这的确是答记者问中的经典案例,良好的教学材料,师兄李俊老师学习后把此案例也带到了他的英语教学课堂,正如导师王红漫教授所言“答中外记者问最能体现一个人的知识储备水平和临场应变能力,且有别于一般回答问题。面对中外记者尖锐、突兀的问题,如果回答失误,损害的不是个人的人格,而是国家的国格。要不失国格、人格,必须加强知识储备、能力建设,正心诚意格物致知,方可修齐治平,卫生之道在卫生之内,更在卫生之外”,导师提出的“体会党选用干部的精到之处,”余音绕梁。 从严防非典流行答记者问中可以看出时任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面对危机具备的优秀品质,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不卑不亢(如回答: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哪个地方是有意隐瞒。我们现在已经向一些地区派出督察组,督察组的任务之一也包括核实各地的疫情。督察组不管在什么地方,如果发现了有意隐瞒的情况,都会严肃处理,而且会及时向大家通报);


大方得体(如回答:但是,我们的工作中也确实存在着一些缺陷和薄弱环节。卫生部对北京的卫生工作指导、检查也不够有力,这也是我们存在的问题);


从容不迫(如回答:当然,大家如果能够掌握有关信息,希望大家能够提供给我,但是,我要求这些信息是准确的);


简明扼要(如回答:我回答问题的时间会比你提问题的时间短的多。第一,关于艾滋病疫情的评估结果……第二,我们现在制订了艾滋病病毒自愿、免费、保密、检测的政策……);


有理有据(如回答:五天以前,卫生部公布,北京确诊病人是37人,现在是339人,增加了302人。但这302人绝不是五天发生的病人,而可能是十天以前、二十天以前,已经发病住在某一个医院但没有发现的病人)。


在面对非典暴发的中国卫生内忧和外界对中国政府怀疑外患,临危受命。高强部长表现出不卑不亢、大方承认、虚心请教的态度,干净利落、简明扼要、有理有据回答中外记者争锋相对的问题。也正如王红漫教授在专业课上所说的:“卫生部长答记者问体现出……人格即国格,国格即人格。国家主席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提出‘我们要积极参与健康相关领域国际标准、规范等的研究和谈判’ 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提出‘因事而化、因时而进、因势而新’国家需要既具备专业知识,也具有掌控全局能力的综合素质的人才,把中央大卫生、大健康、人才培养的要求落实好,需要师生齐努力、共奋进,同学们赶上了好时代,希望北大学子成为大卫生、大健康的传承人!”我们也会按照老师一以贯之的对我们“做人做事做学问厚道”的指导,认真储备,一步一个脚印,走好新一代北京大学研究生的“长征路”努力成为大卫生、大健康的传承人。


四、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后魏蒙:


在仔细研习了卫生部长答记者问新闻发布会视频后,对高部长的工作风格进行了总结。以人为本,服务人民:部长在答记者问中提到:“对医院的院长提出严格要求,重申了纪律。即对发现的病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更不得以经济原因拒收。如果医院客观上确实有困难,应该把病人暂时找一个场所隔离,立即报告,采取措施,绝不允许把病人拒之门外造成扩散。如果发现有拒收病人的情况,发现一件处理一件。”充分体现了中国卫生部长部长以人为本,心系群众、服务人民,把解决民生问题放在各项工作的首位,并且重视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


平实严谨,数据为准:高强部长在讲话中提到“5天以前,卫生部公布北京的确诊病人是37人,现在是339人,增加了302人。”“目前在北京住院的外国人和港澳台同胞只有9个人。这9个人中,一个加拿大人已经出院,还有两个台湾人也即将出院。”在论证现实情况时,时刻以数据为准,用数据说话,充分体现了其平实严谨、对数据准确把握的能力。


低调审慎、求真务实:部长在答记者问中,并不避讳目前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大方承认工作中也确实存在一些缺陷和薄弱环节,敢于自我批评,也敢于承担责任。例如,“由于大家对SARS不了解,所以开始时疫情报告制度并不很完善。像广东这些地方疾病发生比较早,疫情报告制度很健全,基础工作比较好;而像北京这些地方在疫情的报告收集方面存在着一些缺陷。而卫生部对北京市的防治工作指导检查也不够有力,也是我们工作的问题。”同时提出解决问题、改进工作的方向,力求使今后的防治工作能够更加有效。充分体现了高强部长对工作要求严格、低调审慎、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


不卑不亢,有理有据:在整个答记者问中,高强部长都以不卑不亢的态度,有理有据的方式从容应对。如在回答外国记者“为什么中国在发布信息方面会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呢?”这一问题时,高强部长对外国记者所用的“极端”这一不准确的说法,进行了严肃的指正,进而有根据的指明了外国记者错误之处。“我不认为我刚才公布的数字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而是经过了一段时间认真负责紧张的工作,我们摸清了北京实际的疫情情况,如实地向大家公布了数字。”


以上,从卫生部长的讲话中可以看出,“以人为本、平实严谨、求真务实、有理有据”是高强部长最主要的工作作风。卫生工作事关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与社会安定,且具有极强的动态性和反复性,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更不可能一劳永逸。要立足长远,从长期管理入手,增强预防意识。广大卫生工作者要学习高强部长的工作作风,时刻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完善公共卫生服务工作。

举报电话:01058302828-6823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资讯中心 >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