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行医养结合卫生事业和产业发展国际篇之日本考察报告

时间:2019-05-09 14:26:34来源:中国医院院长作者:编辑/唐超
攻错若石,“向人生百岁时代迈进”的日本人口老龄化实况究竟如何,有哪些经验?又面临怎样的挑战?日本政府和社会是如何应对的?

   

       由鉴于此,北京大学 “人类命运共同体•老年健康理论与实证研究”课题组,通过对CNKI、万方、维普、Pubmed、Web of Science、ProQuest、Science Direct、Springe Biosis Preview、EBSCO、Emerald 数据库的学术文献的检索,以及对日本老人之家/护理之家(Care House)网、日本医疗政策机构网、日本总务省統計局官网、日本厚生劳动省官网、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官网、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官网、日本政府官网、中国卫健委官网、中国日本友好协会官网、日本中国友好协会官网、以及国内权威报道、日本共同社报道的在线文本调研后,选取了具有代表性的日本社会福祉法人正吉社杜之风•上原、あすりの杜南麻布洛和福祉会、巢鸭地藏通商品街、社会福祉法人帮友会新宿けやき園于2019年4月展开实地考察。

 

       截至2019年4月的调查结果显示,日本社会福祉法人正吉社杜之风•上原、あすりの杜南麻布洛和福祉会、社会福祉法人帮友会新宿けやき園等日本老人之家/护理之家既具有差异,也具有广泛的共性。

 

分述考察的东京都代表性适老设施

 

       以下图文并茂分述考察的具有代表性的日本社会福祉法人正吉社杜之风•上原、あすりの杜南麻布洛和福祉会、巢鸭地藏通商品街、社会福祉法人帮友会新宿けやき園。

 

1、涩谷区社会福祉法人正吉社杜之风•上原

1.jpg

进入大厅后映入眼帘的该机构实景模型、楼层分布图和该机构宣传册首页

 

2.jpg

该机构活动空间的面光源、防滑地面、老人活动室器材、老人饮食起居宣传册掠影

 

       社会福祉法人正吉社杜之风•上原位于东京都涩谷区,成立于1985年,由涩谷区出资建设,社会福祉法人正吉福祉会运营,其旗下与此同等规模的机构在日本还有7家,是连锁运营式的老人之家/护理之家,入住率达到90%以上。该机构设有特别养护设施,失智老人团聚设施,还有小规模多功能养老设施,并设有日间照料中心。社会福祉法人正吉社杜之风•上原有工作人员共150余人,其中包括中、韩、印度尼西亚等4名外国国籍工作人员。其中,介护福祉士100人左右,年龄从19-58岁,男女比例为4:6(介护福祉士为国家资格证,其获取渠道分为实务工作后考取和在专门学校学习后考取,在日本除了社会福祉士、看护师、管理营养士、言语听觉士等生活相谈员、看护职员、调理职员、机能训练指导员为国家资格以外,其他的介护相关资格是由各个研究会发,如福祉用具专门相谈员,喀痰吸引等研修,重度访问介护从业者等)。该机构照料的老人中,最小年龄为72岁,最大106岁。常驻老年人80余人左右,一名土耳其籍日本人、日间照顾20人左右。

 

       社会福祉法人正吉社杜之风•上原充分利用了政府出资、民间机构运营的优势,与涩谷区医师协会构建了紧密的联系。对于老年人健康护理,该机构建立了医师定期诊疗制度,其中包括固定的2名内科医师、1名皮肤科医师、1名精神科医师、1名口腔科医师,进行每周为期两次的定期诊疗工时为早8晚5,每次看诊时间为2-3小时,医师为老年人看诊后开具药方,该机构将医生开具药方统一送至定点药局,由药局配药后统一送回,便利老年人日常疾病就诊。

 

       居住老年人在住期间如死亡,会由当地警察局履行验尸、查证等流程,保证过程的公开透明。虽然医患摩擦偶有发生,但是通过该机构的专业操作规范和精心的护理手段,赢得了许多老年人家庭的信任和认可。

 

3.jpg

调研走访上原社会福祉法人正吉福祉会与生活相谈员访谈后合影

 

2、港区あすりの杜南麻布洛和福祉会

 

       该机构隶属于社会福祉法人洛和福祉会(北栋)和新生寿会(南栋)的一所集多种类为老服务内容于一体的大型综合运营式老人之家/护理之家,成立于2010年3月30日,位于东京都港区,周边分布芬兰、德国、挪威等大使馆,环境优雅,绿化充分,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总占地面积8325.3m2,分为南栋、北栋两区。据其工作人员介绍,这里由员工共97人,通常介护工作人员37人,其他各阶段的介护各20人。该机构照料的老人共161人,其中特护100人,短期特护11人,健康老人50人。每位入住的老人平均月花费20万日元,其中政府支付90%,个人负担10%。

 

4.jpg

南麻布周边地理环境截图和大厅宣传册部分内容

 

       南麻布老人之家/护理之家为在这里居住的老年人提供的每天日常活动安排,包括安全防护、饮食服务、康复锻炼、居室服务和对于健康老年人的回归社会锻炼等内容。其安全防护措施方面在公共场所区域、出入口、建筑内部均设有扶手,有些地方设置有监控设备监测,对于有摔倒高危的老年人有物理约束防护措施。饮食方面注重营养均衡、粗细搭配、食物多样化和膳食调理作用,老年人不仅可以在机构里就餐,而且可以将食物外带。居室服务方面每一位老人都有自己独立的房间和卫生间,老人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定制家具,自由摆放。对于失能老人主要是提供康复锻炼,帮助他们尽可能回复正常家庭生活,分为一般型、疗养强化型和居家强化型。工作人员介绍在过去6个月参加居家强化的老年人占到50%以上;过去3个月成功回归家庭的占到10%以上;过去3个月进行了介护服务对象在4级和5级的老人占到35%。除了日常生活起居的照顾外,老年人还可以在这里做手工、娱乐。

 

室内外休闲空间掠影、室内康复设施掠影

 

在南栋和北栋的生活相谈员陪同下实地考察あすりの杜南麻布洛和福祉会后合影留念

 

 

3、被称为老年用品一条街的丰岛区巢鸭地藏通商品街掠影

 

7.jpg

巢鸭适老产品一条街一隅掠影

 

4、新宿区社会福祉法人帮友会新宿けやき園

 

       新宿けやき園,成立于2008年,这家老人之家/护理之家,紧邻街心公园,周边是居民住宅小区,环境优越,占地面积 2600㎡,总建筑面积 8045.79㎡。该机构地理优越,交通出行便捷,乘坐日本国有铁道JR线到高田马场站,又徒步20分钟便可抵达。新宿けやき園由长期介护保险设施、障害者综合支援设施以及其他公共房间组成。长期介护保险设施可供100名老人长期入住、10名老人短期入住,该机构人员介绍,由于照护人员(care worker)不足的原因,导致该机构目前不再为智障老人提供日间服务。

 

       新宿けやき園的一楼大厅可为附近地域老年人提供交流和简单的活动场所,在大厅里举办各种集会,增加互动交流的同时,也能相互了解,增进情感。该机构还配置了公用的客厅、餐厅与厨房,老年人们在这里喝茶聊天及进行各类娱乐活动,拥有家庭般的感觉。从宣传册上和该机构福祉相谈科係长交谈中了解到,该机构在交流大厅里定期举办音乐会和救护训练演习,去年还举办了开业十周年庆典。

 

       通过访谈了解到,新宿けやき園目前接待的老年人主要分布在82-93岁,其中有一名日籍华人,入住老年人每月支付16万日元,个人支付10%,其余90%由政府长期介护保险系统支付。该机构目前没有语言治疗师(ST),为老人和残障人士配备了护士9人、作业疗法师(OT)4人、介护福祉士60人、营养师2人、照护管理师(CM)2人、生活相谈员3人、事物员等专职工作人员9人为老年人提供介护服务。去年(2018年)有分别来自中国,印尼,韩国,缅甸4个不同国家的5人到该机构进行一周的实习。此次调查过程中,笔者遇到了4名60岁左右的日本妇女到新宿けやき園进行志愿者服务。

 

       新宿けやき園的各类福祉设施属于目前主流的康复训练设备,具有一定的科学化、自动化、个性化,其凭借专业的康复医疗技术水平,努力通过有效的控制并提高老年人的身体健康状况,来保证老年人的生活品质。另外还配备了按摩椅和电动代步车,及轮椅等设备。

 

8.jpg

自理和失能老人助卫助浴设施掠影

 

       该机构的卫浴设备按照人体工程学原理进行了特殊的定制,既要满足不同老人的不同需求,还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安全,失能老人可以定期(每周2次)到这里来洗浴。马桶的安装设计了不同的高度,对于无法自理的老年人,采用轮椅式和担架式的入浴来减少安全隐患。

 

总述考察的日本适老设施生存共性

 

       以下从健康的三大维度(生理、心理、社会状态)概述考察的日本适老设施生存共性。

 

       第一,视听触觉设施建设考虑生理卫生:老人之家/护理之家里老年人的护理设施比较完备且人性化,从老年人日常起居生活等多方面考虑,例如,在老人的活动空间,无处不在播放着柔和的轻音乐、淡黄暖色的面光源、柔软防滑的地板、有连续的墙壁固定扶手、有带肘托的行走辅助支架,健身康复训练器材尽可能充分考虑老人体能特征,力量适中、安全可靠;在老人的起居空间,方便移动、带有扶手的床位,辅助电器按键触手可及;卫生间马桶不仅附有卫洗丽,其安装也设计了不同的高度,还有肘拖扶手;洗浴间里普通浴缸、可升降浴缸,设备按照人体工程学原理进行了特殊的定制,既考虑满足不同老人的不同需求,还考虑到老年人的安全,对于无法自理的老年人,采用轮椅式和担架式的助浴来减少安全隐患,失能老人定期(每周2次)到这里来洗浴,使老人在其内坐卧便捷等等,自动化多动能浴槽为老年人提供了日常盥洗、淋浴等便利;这些设施体现了对老年人的生活起居细节关注,让老年人生活的便利、舒适;同时,老人之家/护理之家对老年人日常饮食方面进行科学化定量供给,饮食方面不仅考虑老年人口味需求,也考虑到蛋白质、碳水化合物、脂质的均衡搭配,保证老年人摄入热量1200kcal;保证老年人每日饮水至少1500ml以上,并有2500-2800ml水分从体内排出;饮水加上粥类等摄入,保证每日水摄取及排出的平衡。

 

       第二,组织活动社会参与体现心理关注:涩谷社会福祉法人正吉社杜之风•上原、港区あすりの杜南麻布洛和福祉会、新宿社会福祉法人帮友会新宿けやき園这些老人之家/护理之家,也注重对老年人精神生活和心理状态的关注,平时开设书法、音乐、茶道等多项集体文体活动,增加老年人的社会参与感,减少其心理空虚感。为老年人设立健身房,鼓励老年人集体、主动积极地锻炼身体机能,并协助怀旧老人使用生活老物件如缝纫机、老式浴槽等,还有专门维修;这些细节体现了对老年人的尊重以及节约意识,让老人的尊严得以体现。

 

       第三,政府干预市场经济安排社会制度:日本老人之家/护理之家根据老年人实际情况为其提供对应的护理服务,从低到高分为5级,相关费用由老年人所参加的长期介护险系统覆盖,其中费用10%由老年人个人支付,90%由介护险支付。该项制度的推行较大地降低了老年人口照护服务的经济负担,“在世界上,该制度是日本人的骄傲,但日本也在努力维持” 这是课题组在日本调查访谈中(受访对象从1930后、知识精英的1960后、1990后大学生)听到最多的声音。从日本官方统计数据和实地考察发现,随着日本向人生百岁时代迈进,急剧增加的老年人口和社会保障费用,使护理保险制度持续稳定运营面临巨大压力。日本采取提高消费税等举措,1989年4月1日消费税法施行,一律购物产品3%、1997年4月1日新消费税法施行5%、2014年4月1日新消费税法施行8% ,原本10月1日施行10%政策, 考察了解到,此政策因反动太激烈,反复延期,至今未果。

 

       日本人口老龄化严重,尽管在日本2315所大学(包括专科大学)中,有274介护相关专业大学 ,仍不能满足社会的对介护士的需求,在日考察时亦观察到年轻老年人(前期高龄者)为老老年人(后期高龄者)服务,为老服务人力资源短缺日益突显。鉴此,日本政府向东南亚开放技术型签证,护士、介护福祉士列入其中,日本政府每年接收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的外籍护士,介护福祉士,根据两国约定,为了达成经济交流目的,规定的时间可以居留日本进行就业实习(前6个月日语学习,护士3年,介护福祉士4年)。若考上日本国家资格,从事其职业,可于日本居留工作。2008年、 2009年、2014年根据日印经济合作协定、日菲经济合作协定、日越经济合作协定日本开始接收外籍护士,介护福祉士,到2018年8月末3国合计共接收超过5600名。2019年4月1日日本施行‘改正出入国管理法’具体内容为,设置缺乏人才的介护、建设等14种‘特定技能’项,接收具有特定技能的外国籍劳动人群,目标为5年接收34万人。接收条件为考试或者实习、日语考试及技能考试,或者3年日本实习经验。日本一直以来不接受劳动移民,这个方案是首次接收部分劳动移民,日本政府强调此政策并非是单纯劳动移民,而是具有特殊技能劳动移民。

 

文章内容摘自北京大学王红漫教授的《享老康寿模式考究》

举报电话:01058302828-6823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 资讯 > 产业